噢噢

【咒回乙女】等了一千年的我是否是个傻逼?

cp五条悟,妹是宿傩那一代的咒灵。

避雷:妹喜欢过其他人。(某种程度上)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00

我是个妖怪,在遇见某个白色羽毛球之前,咱都是那个自由自在的飞,然后就被狠狠地逮住了。


01

不瞒你们说,当时我正在履行一个超级重要的约定,干到一半突然就被一股无名的巨大的拉力扯住,然后我就一屁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剧痛啊啊啊

他妈的直到现在我都想给五条悟来一拳。

然而当我吃痛的转过身时,只看到了一个白色羽毛球...

羽,羽毛球成精?

原来还有跟我一样的妖怪吗!我当即就欣喜若狂地拉住他的手:“哥们哥们,你也是妖怪吗?作为同类我想问问,你知道怎么才能做咒术师吗?”


02

当时我们之间维持了足足五秒的沉默,我都快以为他刚成精还不会说话了,羽毛球精突然开口:“妖怪?有趣的称呼,原来你以为你是个妖怪吗。”

也许是看出了我疑惑的眼神,面前的妖怪哈哈大笑:“好吧妖怪小姐,我是五条悟,你的术式还算有趣,总之先跟我回一趟高专吧!”


03

说真的,我当时就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的求爱。

五条悟:“你不是想知道怎么做咒术师?跟我过来就告诉你。”

开玩笑,我是那种弃贞洁于不顾的妖怪?


04

“我叫琼华。”


05

五条悟:“我说,你每天晚上跟在一个普通人后面干嘛。”

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都问了几遍了,都说了是秘密!!知道秘密是什么意思吗!”

五条悟拉住我的手晃来晃去:“哎呀琼酱你就告诉我吧,不然五条老师会伤心的。”

可恶,无耻的妖怪,居然撒娇!

可是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感。


06

那时距离我入学已经过了好几个月了,每天五条悟都会问我同一个问题。

我每天都会回答他,这是秘密。


07

好吧,我单知道五条悟二,没想到他这么二。

我当时见到宿傩的第一眼就喜笑颜开:“呦,宿傩,几年不见这么拉了哈哈哈哈...”

对此我们的诅咒之王借用我们虎杖小天使的手给我竖起了一个大大的中指:“你他妈以为过了几年了你个傻逼!”

切,不就是几千年吗。


08

我单知道宿傩二,没想到他这么二。

我和宿傩诡异的相认无疑让五条悟对我更加感兴趣,这次他换了个问题:“我说,他到底哪里好了让你等了这么多年。”

我就知道,那个大爷为了报复我什么都说了!!!


09

我捏了捏拳头,差点去找宿傩打架。

“回答我的问题。”

喂喂是不是太近了!


10

“我是妖怪啊?一百年一千年,算不上什么很久的。”


11

“你真的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吗。”

我不甘心的瞪了一眼五条悟:“我当然记得!”


12

那之后过了好久,五条悟终于不再问我任何问题。也许是五条悟的眼神太过炙热,我试探性的问出口:“五条老师,你是喜欢我吗?”

“啊,被发现了。”


13

我没有和五条悟在一起。面对他的质问,我不敢对视:“五条老师,至少...总之我不能喜欢你。”


14

“是因为那个人吗,我早就想问了,你究竟是怎么辨别那个人的转世的?单凭长得像?可是你连他长什么样都忘记了吧。”


15

我和五条悟吵架了。

是我自己的错,我确实无法准确辨别他的转世,我确实只记得他眼睛的颜色了,我也确实,喜欢上五条老师了。


16

我和他是在一个开满昙花的草地里相遇的,即使现在我都要喊出一句:太他妈浪漫了!

拜托,昙花一现哎,那么巧合的事不是爱情是什么!


17

那天的夜空跟他眼睛一样蓝。

我几乎是一见钟情,他也好像对我很感兴趣。

“你好啊咒灵小姐,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好看的咒灵。”

我不可抑制地脸红了:“谢谢你,我叫琼华,你呢?”

他笑着走过来递给我一支昙花:“我是...”


18

回忆的浪潮狠狠地冲我拍打下来,我不得不承认,我连他的名字都忘记了。


19

五条悟破天荒地主动找我了,他第一次在我面前摘下眼罩,我不可抑制地脸红了,但是被遗忘的记忆始终没有复苏。

可是这抹蓝色我分明就是在哪里见过。


20

我等了好久,终于看到昙花有再次开放的意图时,我提前拉他到我们初遇的地方。

我害羞地捏紧了衣摆:“我,我喜欢你,可以请你跟我在一起吗...”

太A了,太A了,我太他妈勇了。

我听见他笑出声来:“太好了...太好了,我们下辈子,下下辈子肯定能在一起。”

我以为他答应了,激动地抬起头,却看见他的眼泪跟断线了一样。

“我们两情相悦真是太好了,但是至少这辈子,我没办法……对不起,对不起...”

他哭的太凶了,我没办法思考下去,我不明白为什么两情相悦不能在一起。

后来我们再也没见过面了,等我找到他时,已经是他死后的第三天。

他是作为咒术师战死的。


21

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咒术师和咒灵是不能在一起的。

这是后来的后来我死缠烂打地问宿傩,他才勉为其难告诉我的。


22

那我不承认我是咒灵就好了吧,这样即使你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咒术师,我们也能在一起了。


23

五条悟问:“这么多年,那个人已经过了几辈子了?怎么说也该轮到我了吧。”

我突然想起来,我和他好像确实只约定了下辈子,和下下辈子。

什么啊,简直跟束缚一样,烦死了。


24

“五条悟,咒灵和咒术师好像是不能在一起的。”

五条悟挑了挑眉:“不坚持你是妖怪了?”

拳头硬了。

五条悟突然大笑起来搂住我:“老子才没听说过这个规矩,你的五条老师只知道两情相悦就该在一起。”

我愣了愣,凑着五条悟吻了上去。


25

我和五条悟在一起了,原因是什么来着,可能是因为我不想再负重前行了,也可能是我确实喜欢着五条悟。

两者都是吧。


26

和五条悟在一起比以前还要快乐,每天除了袚除咒灵,不是吃就是玩,偶尔开开荤,不要太快乐。

最大的危机可能就是五条悟打咒灵差点玩没,然后我一个术式发动就将他救了出来。后来五条悟也借此撒了好几天的娇。

我再也没找过那个人的转世,说实话我根本就不知道人死后到底会不会转世。

我想至少现在,我爱五条悟。

如果还要选择那个人的话,我也太傻逼了吧。这么想着,我咬了口五条悟递过来的草莓大福。


27

他妈的,我开玩笑的,五条悟还是滚吧,我的腰和五条悟只能存活一个!!



end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猜出来,五条悟其实就是那个人的转世,文中有暗示哦。

开头妹拉住五条悟的手也暗示了妹的术式是无效化。






真没意思